咨詢熱線

0731-85264948 / 18673113203

天瑞動態

朱彤:理性看待能源轉型——《能源神話與現實》推薦序

發布時間:2016年10月26日 17:23 發布人:佚名 來源:朱彤 瀏覽次數:2200次
    讀完《能源神話與現實》后,我發現本書在寫作動機方面與美國經濟學家丹尼爾 史普博主編《經濟學的著名寓言》一書非常相似。丹尼爾 史普博因為發現“一些被廣泛接受的經濟學寓言或故事傳說只是傳播錯誤觀念的神話”,但驚訝于“它們對經濟學家的吸引力卻一直難以消除,并且在無數講堂、教材和學術討論中被屢屢引用”,“即使有學者發表文章糾正這些故事的錯誤和澄清歷史真相后依然流傳不止”,[1]因而將很多流傳甚廣,并經學者細致考證后的經濟學寓言集結成書。[2]而《能源神話與現實》一書告訴我們,“能源神話”同樣重復著“經濟學寓言”的“故事”一再上演。如同美國經濟學家丹尼爾 史普博一樣,《能源神話與現實》的作者瓦茨拉夫 斯米爾在書引言部分也強調“所謂的神話很少能被抹去,甚至減輕其影響力都不容易”,因為“對繆見的堅信,同對客觀現實的理解和對不安事實的接受一樣,都是人類智慧的結晶?!?sup>[3]兩位學者的上述言論發人深省,同時也提醒我們要警惕人類思維的固有“局限”。
    瓦茨拉夫 斯米爾是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 Winnipeg)環境學院教授,研究領域廣泛,著述等身。[4] 2010年,他出版了兩部有較大影響的著作:《能源轉型》(Energy Transitions)和《能源神話與現實》(Energy Myths and Realities)。兩本書都與能源相關,但寫作風格差異較大。
    《能源轉型》一書在寫作風格上更偏重學術,論證過程更為嚴謹。斯米爾教授從能源利用“原動機”更替演進及效率提高的視角,描述了人類能源利用史中從植物能源向化石燃料轉型的長期歷史進程及其特點,深入考察了英國、法國、荷蘭、美國、日本、中國、俄羅斯和沙特等八個國家能源轉型歷史進程及其特點,揭示了植物能源向化石能源轉型的長期性和復雜性。斯米爾指出,推動植物能源向化石能源轉型各類原動機(內燃機、電動機,燃氣輪機等)將繼續在各自領域占據主導地位,目前還沒有任何新的技術能夠對其構成威脅。歷史經驗表明,能源系統作為現代社會最復雜、資本集中且體量龐大的基礎設施,具有強大的內在慣性。我們的決策可以加速能源系統的轉變但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能源發展的自然屬性。盡管“歷史不能告訴未來”,但過去的能源轉型的部分經驗仍然可以給未來的能源轉型提供借鑒,特別是在能源轉型的長期性和復雜性方面。并且,未來的能源轉型更具挑戰性和曠日持久。[5]
    《能源神話與現實》則偏于科普。正如斯米爾教授所言,該書采用了“直截了當、用事實說話的敘述手法”,因而大眾閱讀體驗更佳。本書重點研究了八個“能源神話”,其中三個屬于存續時間長、受關注度高,且預測誤差大的“神話”,分別是“電動汽車的美好未來”、“便宜得無法計量的核電”和“分布式能源能夠保障未來的能源安全”;五個是作為新聞媒體焦點的“神話”,分別是“石油峰值很快就要到來”、“通過二氧化碳能夠實現持久的化石燃料文明”、“生物燃料能夠滿足交通燃料需求”、“風力發電就能滿足人類電力需求”和“向非化石能源轉型能夠較快實現”。
    《能源神話與現實》細致考證了上述“神話”的起源與演變,從能量回報、技術可行性及其演變、經濟可行性等多角度綜合分析,語言通俗易懂,但邏輯仍不失嚴謹,達到了作者在書中所言,揭穿“能源繆見,使我們對復雜能源事件的認識更加真實”的目的。因此,對關注能源問題的讀者來說,閱讀本書,定有所得。
當然,因知識背景不同,所得也必有差異。對我而言,斯米爾教授對“神話”的剖析,使我了解:人類對電動汽車美好未來的憧憬起源于19世紀末,貫穿于整個20世紀,但屢屢落空;石油峰值的“神話”竟然與人類文明的終結相聯系的;生物燃料不可能替代美國交通燃料,因為如果美國的汽油需求量都用玉米乙醇來滿足,玉米種植做需要的耕地面積比美國全部耕地面積還多20%;分布式能源的地位竟然被支持者夸張到能夠保障未來人類能源安全高度,等等。讀完《能源的神話與現實》,我發現,所謂的能源神話,并不是因為其中的“能源事件”不正確,而是因為其被過于夸大而成為“神話”的,與“核電”、“石油峰值”、“分布式能源”、“生物燃料”、“風力發電”等有關的神話莫不如此。而斯米爾教授正是通過書中的分析使上述“能源事件”回歸本質,回歸常識來揭穿“神話”外殼的。
    《能源轉型》與《能源神話與現實》兩書雖然風格不同,但都體現了斯米爾教授一個理念:客觀、理性地理解能源轉型和能源問題。這種務實而客觀的分析所揭示的“化石能源仍將是人類社會最重要的能源基礎”這一事實,可以使我們對未來能源轉型的長期性和挑戰性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但也可能會成為當前化石能源企業強化自身政策影響力的“依據”,或者可能會讓有些讀者產生消極觀念,認為可再生能源“沒有前途”,從而對當前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產生不利影響。因此,無論是《能源轉型》,還是《能源神話與現實》,對中國讀者理解我們當前的能源轉型及其存在的問題,就不夠“解渴”了。
    中國與歐美等國一樣,當前都面臨著碳減排約束下的化石能源向非化石能源轉型。然而,我國作為一個處于工業化中后期的發展中大國,與歐美國家相比,能源轉型的的難度和復雜性要大得多。
    一是能源消費體量大。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費國。按照BP世界能源統計的數據計算,2014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量為29.72億噸油當量,相當于德國的9.6倍,日本的6.5倍,英國的15.8倍。
    二是我國工業化和城市化均未完成,能源消費總量在一段時期內依然有繼續增長的內在動力。而德國、日本、英國和其他后工業化國家已經進入能源消費總量下降階段。
    三是我國能源消費結構中煤炭占比極高,而作為化石能源中“清潔能源”的天然氣占比非常低。2014年,煤炭占我國一次能源消費份額為66%,全球僅次于南非(70.6%),是世界平均水平(30%)兩倍多;天然氣份額僅為5.6%,屬于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而世界平均水平為23.7%。
    四是碳減排壓力大,時間緊。2014年,我國二氧化碳排放量為97.6億噸,居全球第一。2000~2014年,二氧化碳排放年均增長7.6%。2014年11月12日,中美兩國在北京發布“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中國承諾到2030年碳排放達到峰值。雖然近幾年碳排放增速下降將快(2009~2014年排放年均增速為4%),但中國碳排放要從目前的增長下降到零增長,僅有十五、六年的時間。
    總之,無論從能源的量級,能源需求的增長,還是能源結構和碳減排目標看,我國的能源轉型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其他國家所難以想象的挑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首要任務不是盲目模仿發達國家能源轉型的模式與路徑,而是要在碳減排約束下,從我國實際出發,尋找一條符合自身特點的能源轉型模式與路徑,系統推進,統籌掌握能源轉型的步驟和節奏,以盡可能低的成本推進能源轉型。而這些,正是拙作《國家能源轉型:德、美實踐與中國選擇》所遵循的邏輯。[6]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所能源經濟室主任  朱彤
                                                                                        2016年6月12日于北京亦莊 郁金香舍
               
[1] [美] 丹尼爾 史普博主編:《經濟學的著名寓言》(余暉、朱彤、張余文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4頁.
[2]該書收錄了經濟學家經常引用來說明市場失靈的十個寓言故事,即:燈塔的故事(公共產品),收費公路故事(搭便車)、蜜蜂的故事(外部性)、鍵盤的故事(技術鎖定)、盒式錄像機的故事(路徑依賴),運煤貨車的故事(網絡外部性)、費雪車體的故事(控制性合約)、分成租佃制的故事(道德風險)、標準石油的故事(掠奪性定價)、美洲鋁業的故事(市場阻擊)、自由號輪船的故事(進入壁壘)和郁金香的故事(投機泡沫).
[3] [加拿大] 瓦茨拉夫斯米爾著:《能源神話與現實》(北京國電通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譯),機械工業出版社,2016年,第15頁.
[4]瓦茨拉夫 斯米爾教授研究領域涉及能源系統研究(資源、能源轉換及能源影響)、環境變化、技術發展史,以及能源環境、食物、經濟與人口的互動關系,出版著作30余部,發表論文300余篇。近期在國內翻譯出版的著作有《美國制造:國家繁榮為什么離不開制造業》(李鳳海、劉寅龍譯),機械工業出版社,2014年.
[5] Vaclav Smil. ENERGY TRANSITIONS: History, Requirements, Prospects.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10.
[6]朱彤.王蕾著:《國家能源轉型:德、美實踐與中國選擇》,浙江大學出版社,2015年12月.
(本文轉自:朱彤能源轉型研究)

22选5最近500期走势图